愿所有cp都如忘羡般圆满@倩

此生无悔入魔道,只羡忘羡不羡仙。

跟着皮皮学如何表白~

大薯大:

☆ 晴天霹雳式的表白

莫匆:“安捷,那我爸有没有跟你说过,我是个同性恋?”
安捷觉得自己好像得罪了皮卡丘,被十万伏特瞬间给秒杀了。
莫匆:“尤其喜欢……好看的男人。”

莫匆:“如果是问我今天说过的话……那是真的。并且我对你恐怕很有意思。”
安捷:“我对你很没意思,一来我不喜欢公的,二来我不恋童。”

(莫匆同学,等你弄清楚安捷的身份和来历后再表白不迟啦~)

☆ 水到渠成式的表白

沈夜熙:“后来稍微长大一点,我就想,什么时候我也能有个家呢,有个能让我一心一意照顾,听我说话的人?”  
姜湖这回沉默了,他知道沈夜熙这回是来真的,装心理医生那一套是不能用了。  
沈夜熙:“我说,你们这些所谓聪明人,就是靠装糊涂来表现自己聪明的么?”  
姜湖:“夜熙,我好像都已经在你家住了小半年了,也给你添了不少麻烦,要是你不介意的话……能不能让我再打扰一段时间?”  

(沈队,事实证明,之前的几次试探和铺垫是有用嘀~)

☆ 后知后觉式的表白

王树民:“小谢,你心里,咱俩的情分还在么?”
谢一愣愣地没言声。
王树民:“不在也没关系,这回换我把以前的赔给你,拿一辈子赔,行么?”
谢一:“你一辈子?你一辈子我拿来能干什么?”

(王树民,你闭目塞听十年后才表白,实在爱得太迟......幸好你最后没有错过谢一~)

☆ 骇人听闻式的表白

乌溪:“你喜欢谁,我就杀了谁,我……我要拿他们去喂我的蛇,等都死干净了,你就是我的了……嘿嘿嘿……就是我的了……”
景七当时连挣扎都忘了,只觉得头皮一炸,僵立当场,跟让九天神雷给劈了一样。
乌溪:“我要……我要带你回南疆,你不可以喜欢别人。我会对你很好很好的,不要喜欢别人,北渊,你不要喜欢别人……”

(乌溪,这种带着威胁的表白,你就不怕会吓着北渊么~)

☆ 理所当然式的表白

苏轻:“胡队,你是不是喜欢我?”
胡不归似乎是笑了,然后他垂下头,嘴唇轻轻地落到了苏轻的鼻尖嘴角上,最后像是找到了栖息地一样,很轻柔地贴上苏轻的嘴唇。
胡不归:“......不是,我觉得我是爱你。”

(胡队,这句话打动人心啊~“不是”是意料之外,“爱你”是情理之中~)

☆ 出其不意式的表白

寇桐:“我去洗把脸,准备开工。”。
黄瑾琛:“小心别碰水。还有……”
寇桐坐在床边穿鞋,闻言抬起头来,黄瑾琛却俯下身来,飞快地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,紧紧地盯着他的眼睛,低声说:“我爱你。”

(黄二胖,你这表白太突如其来了吧?猝不及防地用真心糊了寇桐一脸呐~)

☆ 煞费苦心式的表白

“这个咒文是为了你而创造的,我打算叫它‘生命回溯’,”小卡洛斯在一片花海里弯下腰轻声说,然后他试探着贴近了对方一点,在没有被拒绝的情况下,慢慢地闭上眼睛,轻柔地吻了小阿尔多,“生日快乐……还有,里奥o阿尔多先生,你愿意接受我的追求么?”

(小卡洛斯,年纪轻轻就那么懂浪漫~少年,干得漂亮~)

☆ 嬉皮笑脸式的表白

温客行:“阿絮……我……有没有说过,我其实是喜欢男人的?”
周子舒用一种“废话,难道我不知道”的表情瞥了他一眼。
温客行:“哎,商量件事,我瞧你也是个光棍,咱俩就凑合了吧?”
周子舒:“我要你干什么用?”
温客行:“你说干什么用?”
周子舒:“养着你,留着闹饥荒的时候宰了吃肉么?”

(温谷主,你的真心,阿絮暂时还感受不到呀~)

☆ 语出惊人式的表白

白离:“我是不喜欢人多的地方,不过有些事要解决……你若不喜欢平阳,办好了事我们立刻便走,去南瀛或者蜀中都行,好不好?”
施无端:“怎么听着好像是你叫我跟你私奔一样?”
白离:“我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施无端一口酒全贡献给了大地和肥兔子的毛,顿时呛得咳嗽不止。

(白离,才刚刚久别重逢,就企图拐走无端私奔,是不是太心急了呀~)

☆ 掏心掏肺式的表白

华沂:“跟了我吧——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么?”
长安沉着脸点点头。
华沂:“你知道什么是把一个人放在心里么?就是一日不见,便想得百爪挠心,就是看见对方和别人好,便恨不得把那人千刀万剐了拖出去喂狗,就像......吉拉待阿芬那样。”
华沂:“我把你放在我的心上。你若是把那根发带丢回到我的脸上,便是往我心上插了一刀。那滋味......才是疼得叫人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你若是觉得那样痛快,便尽管丢来。”
长安:“应了的事,怎么能又吞回去?” 

(华沂,谁叫你当时不好好跟长安解释那根发带是定情信物的呢?被当众殴打你可真不冤呐~)

☆ 咬牙切齿式的表白

严争鸣:“你不说就算了,我不管你因为什么知道了……但不过区区心魔而已,剑修进入剑神域,从来都是一步一心魔,那又怎样?我既然走到了这一步,便还不至于压制不住,你……你不用可怜我。”
程潜:“你一天到晚好吃好喝,除了败家就是臭美,鬼才可怜你!我就是喜欢你,想要你!这还要我怎么说!”
严争鸣:“你可知此事有多荒唐?你可知这有违天理伦常?”
程潜:“师父让我自在。”
严争鸣:“可师父没说让你放纵!放纵七情六欲,你就不怕飞升的时候,被天劫劈糊了么?”
程潜:“那你身陷心魔,合得又是哪门子道?”
程潜:“师兄,我不怕天劫,只怕你。”
严争鸣:“小潜,你将来不要后悔。”

(严掌门,小潜跟你表白,看把你激动得——泪流满面的......哎,听小潜的话,先把眼泪擦一擦吧~)

☆ 云淡风轻式的表白

长庚:“没有原因,这种事能有什么原因?要说起来,大概也是我从小爹不疼娘不爱,除了义父没有人疼过我,长此以往便生出了些许非分之想吧。你一直没注意过,我也本不想跟任何人提起,只不过那天心情一时激愤,不小心露了形迹。”
顾昀只觉从天上掉下来一块脑袋大的石头,“咣当”一下砸在自己胸口上了,砸得他半天喘不上气来——本以为是真气一时走岔,谁知道居然是陈年痼疾!
长庚:“义父也不用放在心上,权当没这事就好。”

顾昀:“你伤好了吗?”
长庚:“嗯。”
顾昀:“怎么弄的?”
长庚:“经年痴心妄想,一时走火入魔。”
顾昀:“……”

(殿下,怎么一番话说得那么波澜不惊、气定神闲的呢?顾帅差点怀疑是自己为老不尊、自作多情了哇~)

☆ 无怨无悔式的表白

魏之远:“我突然觉得豁然开朗,那时我想,等我几年后毕业回国,哪怕看见你真的跟谁结婚了,也不会再要死要活。我可以继续爱你,如果那位不知名的女士比我更爱你,我可以一辈子都默不作声。我当然会很痛苦,可是我也可以把痛苦当成一种修行。”
魏谦轻声问:“修什么?”
魏之远转过头来,在微风中静静地看着他,并没有回答,然而答案已经呼之欲出。
  ——当然是修你一世喜乐安稳。

(小远同学,放心好了,你哥身边没有冒出什么不知名的女士啦~ 谦儿是你的啦~)

☆ 喜怒无常式的表白

徐西临:“你说句话能死吗?”
窦寻:“你想听什么?听我喜欢男的,还是听我喜欢你?”
徐西临收到了史上最挑衅的表白,没想到自己千方百计保护的窗户纸就这么被窦寻一把撕了,心里一阵狂跳,呆住了。
窦寻:“现在不喜欢了,滚出去。”

(豆馅儿,你这表白真是又拽又霸气~ 可是翻脸如翻书,从喜欢变成不喜欢也太快了吧?)

☆ 直眉愣眼式的表白

昆仑君:“都到了你的地盘上了,还老跟着我干什么?”
鬼王少年:“喜欢你。”
昆仑君整天被人说放诞无礼,终于有机会说别人一次,于是抓紧了这次机会,毫无愠色地“斥责”说:“无礼。”
昆仑君:“你喜欢我什么?”
鬼王少年:“好看,想抱你。”
昆仑君没觉得被冒犯,反而觉得挺有趣,逗他说:“一点追求也没有,我鄙视你。”
少年鬼王虽然不十分明白为什么被鄙视了,但是认为昆仑君说的话都是有道理的,于是十分自惭形秽地低下了头。
昆仑君:“过来,我给你这不开化的小东西传传道义。”

(鬼王少年,这表白真是坦荡荡呐~昆仑君挺喜欢你这一番直抒胸臆的率真的~)

☆ 顺其自然式的表白

“对象是没有。”褚桓深深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单恋对象,深吸了一口气,不着痕迹地移开自己的目光,毫无破绽——至少在南山那双被蒙蔽的眼里,他毫无破绽。
而后褚桓说:“单恋的倒是有一个。”
南山干巴巴地问:“在……河那边?”
褚桓避开他的注视,盯着自己碗里的酒说,过了一会,他嘴角化开一个微笑:“在我手心里。”

南山:“不行,不准下水。
褚桓:“还没过门呢,你倒先管起我来了?”
南山:“过门?过哪个门?”
褚桓:“过了我家的门,就是我家的人,你说过哪个门?”

(南山,现在你知道褚桓的单恋对象是谁了吧~)

☆ 拐弯抹角式的表白

骆闻舟:“不明白我以后可以慢慢告诉你,你招了我,这也是个‘仪式’,我给过你后悔的机会,现在退货反正晚了——走,回市局。”

“我当时想问……”费渡仓促地开了口,说了一半,自己又笑了,“这问题更无聊,要不是你非得追问我早忘了——你当时不是说,你不是个刚表完白就转头怀疑对方的人渣吗?我就是想问问,你什么时候表白的,我怎么不知道?”
“你不知道?”骆闻舟挑起眉,“我觉得自己说得不太隐晦,你一个擅长从别人标点符号里往外挖料的,居然说不知道?”
“你是真不明白还是装糊涂啊费渡,”骆闻舟叹了口气,伸手摩挲着费渡的下巴,“你还打算说,你不明白我妈为什么去医院给你送饭,对不对?”
费渡:“……”

(骆队,说实话你这表白真的挺隐晦的啊,堪称曲折离奇~就是这一番千回百转的话里的绕绕弯弯,让费总有了可趁之机,一直装聋作哑、自欺欺人地假装毫不知情呐~)

☆ 卷土重来式的表白

陆必行:“昨天晚上告白告了一半,被讨厌的海盗打断了,今天想和你多说几句,你又不愿意理我。难不成让我牵肠挂肚地去给你调修机甲站吗?”
林静恒:“……”
陆必行趁林静恒一脸空白,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:“我要是想追求你,你会一枪打死我吗?”

(陆校长,你这表白果然充满了永无止境的勇气、执着与人来疯~ 这不是林将军收到的第一次表白,却是他遇到的最棘手的表白呐~)

皮式表白,风格变幻莫测,画风清新脱俗,效果嘛,一言难尽……
大概总会有一款适合你~

你哭了吗?反正我是哭了。